河源网站建设|河源网站制作|河源网络推广|河源SEO优化-河源国人天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滴滴们开始的最后冲刺——网约车春天众生相

文章出处:本站 │ 网站编辑:黄大大 │ 发表时间:2017-05-02 10:34 我要分享

“如果结果不如你所愿,就在尘埃落定前奋力一搏”

这是日本治愈系动画《夏目友人帐》中的一句话,将它用来形容此刻的网约车市场或许再合适不过了。

2017年的春天,距离各地网约车细则落地越来越近,滴滴、易到、神州专车、首汽约车等也开始了最后的奋力一搏,有的开始转型,有的陷入质疑,有的则意气风发,但不可否认的是,它们目标都很明确——争取在过渡期结束前完成最后冲刺。

1.

一个多月前,程维公布了滴滴的2017年战略,速途网当时做出过评论(详见《程维把2017滴滴战略摆到桌面上,带起了一波节奏》),此后的一个月,滴滴坚定地实践了这20字战略,围绕着“出行”做起了文章。



拿下天津、成都、沈阳的网约车牌照,与江西、成都达成战略合作展现自己在智慧交通上的能力,而昨日有消息称滴滴在北京市场开始逐步停止对不符合新政要求的非京牌车辆进行派单,滴滴对此回应正在按照各地新政规定逐步调整。

在神州、首汽之后,滴滴也拿下了牌照,释放了新政对其影响不大的信号;江西与成都的战略合作,则是滴滴将出行大数据及算法输出到应用,解决城市拥堵问题;而对于非京牌车辆进行派单,则是对于新政的“拥戴”。

回想3个月前,北京市交通委正式出台网约车细则,其中规定过渡期为5个月。翻看日历,如今过渡期已经过半,滴滴在北京市场开始对于非京牌车辆采取行动。

不可否认,在网约车细则公布前,外地牌照车辆在北京从事网约车的数量已不能忽略不计。

速途网在此前的调查中曾乘坐过车牌为黑、豫、冀牌照的车辆,而这些司机在乘客上车前均会询问是否会经过禁行路段,如果需要经过,司机均会建议乘客取消订单。

如今滴滴对于外地牌照车辆拿出措施限制,也是其向新政靠拢的标志。

在对于外地牌照限制之后,滴滴下一步是否在北京地区将开始限制非京籍司机,我们还不得而知,但可以想见,一旦限制非京籍司机,能为乘客服务的司机数量或许将减少一部分,甚至比北京市出租车司机数量还要少。

具体落实到数据来看,此前曾有媒体报道称滴滴北京注册司机数量为110万,活跃司机数量逾20万,但只有10.7%符合京籍规定,根据此比例预估符合规定的活跃司机人数为2万左右,而北京市出租车数量为7万多辆。

相比之下,符合新政标准的滴滴司机不足出租车数量的一半。

但我们也注意到滴滴在2017年的战略中包括“决战专车”,限制外地牌照的措施从侧面上来说,或许也是为其专车抢夺市场做铺垫。

拿牌照、展现智慧交通能力、根据新政调整,这是春天里的滴滴。

2.

在拿牌照这件事情上,构建全汽车产业链的神州,则是走在了最前方。



在2017年春节开始放假的前一天,神州专车宣布获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被誉为全国首张网约车牌照。

时至今日,神州专车也拿下了好几个城市的运营许可证,但伴随而来的则是神州司机的减少。

速途网在北京、上海两地的走访中,神州司机均表示司机出现了减少的情况,同时速途网还询问了一位北京神州司机是否参加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资格考试,该司机表示并未参加,同时坦言北京籍神州司机通过考试的并不多。

可以说,在这个春天单看神州专车,其面临的危机并不小,司机的流失是其需要面对的问题。但是,由于神州如今已经打造出与汽车相关的全产业链,或许其并不需要为专车业务问题而分心。



从上图可以看出,神州已经围绕汽车搭建起了闭环生态链,同时,据其2016年财务报告显示016年度实现营业收入58.45亿元,同比增长2.35倍;净利润略增,但依然是续亏,亏损35.8亿元。

财报中还显示专车服务收入50.6亿元,同比增长190%,由此可以看出,2016年的神州专车在收入上是处于上涨状态的。

在去年,神州优车董事长兼CEO陆正耀曾向媒体表示2016年第三季度有望实现全面盈利,而在此次发布财报的同时,神州优车再一次喊出了实现盈利,只不过特指其专车业务,我们可以认为,尽管专车司机在减少,但是在减少大额补贴活动,其内部对于专车业务的信心是极强的。

在专车业务之外,神州优车其他业务表现也还算可以。2月28日,神州优车发布公告称其完成46亿元定增,而该资金计划将全部用于神州买卖车业务的发展;而其租车业务在春节期间与滴滴跨城顺风车成为了乘客的春运Plan C。

拿牌照、司机减少、发力其他业务,这是神州专车的春天。

3.

与神州拿下全国首张网约车牌照不同的是,首汽约车的司机拿到了北京正式核发的第一张网约车驾驶员资格证。



首汽约车算是专车领域的后来者,在网约车新政后被认为是影响最小的网约车公司,其也因此被戴上了一顶“国家队”的帽子。

在北京地区,据首汽司机透露目前其专车数量为5000辆左右,但司机也坦言其订单量仅在活动后一般会出现激增的情况。

同时据速途网了解,首汽约车与其专车司机于今年3月重新签订了劳动合同,在工资组成结构方面有所变化,司机表示相比从前收入会减少。

在减少专车司机收入的同时,首汽也在增加专车司机数量,据首汽出租车司机透露,公司要求其在今年6月之前转做专车司机,否则只能换出租车公司继续从事出租车司机职业。

虽然首汽对于出租车司机的做法有些不妥,但此举也从侧面展现出首汽约车在专车战役上的决心。

而在深圳地区,速途网采访的一位首汽司机表示,由于刚刚进入深圳市场不久,目前的订单量并不是很多,同时深圳地区还有其他专车品牌参与竞争。



尽管首汽在北京地区的专车数量已经足够多,但是速途网发现其在申请牌照方面,一向是经营许可证与驾驶员资格证一同获得,可以说作为“国家队”的首汽约车最为迎合新政。

拿全牌照、做活动、增加司机,这是首汽约车的春天。

4.

相比滴滴、神州、首汽约车在牌照领域不断收获,易到至今仍未有所建树。



然而,相比于牌照的缺失,摆在易到面前的还有用户与司机的质疑。

此前新浪科技曾发表文章《易到用车资金链断裂拖欠七家供应商尾款:全怪乐视》,随后易到发文驳斥,并称近期将启动上市计划。

伴随着易到资金链断裂的报道,用户对于打不到车、加费过高也逐渐出现在网络上,而昨日广州日报报道易到退款难被监管部门点名,而微信公众号“网约车内参”接到司机投诉称126元车费提了4次均不成功。

如果我们将时间倒退至去年,其CEO周航的处境更加凸显了易到所遇到的困境。周航在去年也多次“被离职”,最终均出面辟谣,而其如今的境况到底如何尚无法求证,但从百度百科上周航的词条资料上,我们或许可以认为其已经离开了易到。



而此时,我们回味起易到在6月的那场主题为“对不起,不玩了”的发布会,以及周航在会上的那句“让易到变好比最终属于我们更重要”,或许我们才能体会到易到的危机一直存在。

被质疑、频回应、周航疑似离开,这就是易到的春天。

5.

几年前,汪峰唱了一首《春天里》,其中的歌词放在此刻的网约车市场正当时。

“我剪去长发留起了胡须,曾经的苦痛都随风而去”——滴滴

“还记得那些寂寞的春天,那时的我还没冒起胡须”——神州

“凝视着此刻烂漫的春天,依然像那时温暖的模样”——首汽

“在这阳光明媚的春天里,我的眼泪忍不住地流淌”——易到
更多
关键字: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